浪客青年看到开启三门的宇智波优冲过来,眼中满是慎重,他把胡子拉碴的下巴微微抬起,眼睛随着血色光影移动,试图捕捉到宇智波优的身形。

浪客青年的动态视力远超常人,可终究也是肉体凡胎,无法跟写轮眼这种开挂的相提并论,只能勉强分辨出宇智波优攻击的方向。

“这个速度...”浪客青年在心中叹了一句,快速拔刀,让刀刃护住自己的左胸口。

这个动作尚未完全做完,宇智波优的草雉剑已经砍了过来,浪客青年只觉得眼睛一晃,便有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袭来,震得他双手发麻,虎口开裂。

灼热的火焰就在面前,不断撩起的火舌像是死神的催命符,让浪客青年一阵心悸。

宇智波优连砍三下,每一下都是粗暴的重砍,完全没有技巧可言,在三门状态下,宇智波优的身体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他需要宣泄,技巧这东西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其实把手中的草雉剑换成烧火棍,效果也差不多。

浪客青年尽力抵挡,奈何暴走的宇智波优攻势实在太过强大,浪客青年被砍的身形不断后退,脸色狰狞。

最后一击宇智波优汇聚了全身的力气,身上的血色查克拉全部汇聚于草雉剑,如同一捧烈油浇在了火焰之上,原本橘黄色的火焰开始变成深红色。

浪客青年见势不妙,手中剑招再变:

“木村流剑术·咒狐”

大量蝌蚪形状的符咒在浪客青年的刀刃上汇聚,慢慢形成了一只白色的狐狸,这只狐狸跃于刀背上,遥望着近身的宇智波优。

在三勾玉的视野里,这只狐狸并非狐狸,而是由密度极高的查克拉组成,白狐的四肢还隐藏有意义不明的符咒,看起来十分怪异。

如果是平常状态下的宇智波优,他可能会去思考这些符咒的作用,但在三门状态下的宇智波优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加速砍过去,尽快结束战斗。

开三门太特么的疼了!

白狐一个转身,融入了浪客青年的刀身之中,随着白狐融进刀身,浪客青年的刀散发出璀璨的白光。

很快,白狐虚影于剑身上闪现,只是这只白狐虚影是闭着眼睛的。

“呵,啊!!”

浪客青年一声暴喝,全身的衣物随着查克拉的暴起而不断飘飞,两侧的衣襟猎猎作响。

“斩!”

浪客青年与白狐虚影同时睁眼,在宇智波优靠近的一瞬间爆发,在空中劈中宇智波优血红色的草雉剑。

这一斩犹如来自幽冥的光,无声而又璀璨。

宇智波优本以为浪客青年这一刀会很重,但事实上是这一刀很轻,轻到宇智波优几乎没感受到有人砍自己,就像斩中了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有一拳砸在棉花上的感觉。

“这到底是?”宇智波优找不到浪客青年的身形,身体依旧在向前冲刺。

周遭的环境也发生了改变,他此时已经冲出了通道,进入了一个周围全是淡白色的空间。

“不对...不可能是这样的,是幻术吗?可写轮眼对幻术的抵抗力本来就很高,再加上我是处于八门遁甲状态,怎么可能中幻术呢?

可如果不是幻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死亡间隙》《文娱重生狂想曲》【翠微居】《千仞雪怀中签到,成为斗罗大反派》《成神风暴

九零书库【90sk1.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在木叶偷发育》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