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叶殊与萧厉两人无声对持时,谁都没发现,被当作人质的程尧,其脸色的突变。

没有喉结!

这叶殊竟然是女子!!

女子!!!

比男人还男人的女子!

但是他很快又稳住了心神,恢复了人质该有的状态。

此时,叶殊与萧厉已经有过了一次交锋。

叶殊的要求很简单,她要求萧厉调转船头,后移二十丈。

她则会将程尧留在这礁石滩上。

萧厉一听就拒绝了,他已想得明白,这天下又不是只有这一个郎中,真抓不回来他还能去抓别的。

红珊瑚就不同了,这东西可遇不可求,是万不可放过的。

叶殊便也知道了,这郎中对海盗有用却有限。

看其眼中毫不掩饰的贪婪,九成九是为了她船上的那株红珊瑚树。

不过是株红珊瑚树而已,若真能以此换来平安,叶殊定会眼都不眨地双手奉上。

可此时不同,若真让这群海盗轻易尝到甜头,保管对方回头就会扑上来,吸血嚼骨。

最后她、叶帅,连带那只船,怕是会连渣都不剩。

“萧船长难道是想登叶某的船?”

叶殊要笑不笑,露出极为嘲弄的神情。

又反手将程尧敲晕扔在旁边,老神在在地等着萧厉回应。

萧厉霎时间犹疑不定起来,拿不准那小子是又一次的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隐藏的手段。

但财帛动人心,他决定搏一搏,仍然下令登船。

“其余人弓箭瞄准,那小子稍有异动就放箭。”

这一船人均是萧厉的亲信,对其命令自然执行得格外快。

身手最好的两个已经借着跳板踏上了甲板。

“啊!”

突然的惨叫声让海盗们惊惶不已。

那两人先是抱着脚惨叫,可倒下去后就开始痛呼哀叫着滚来滚去了。

双手更是在身上胡乱抓挠起来,抓得血肉模糊由不自知。

“你在甲板上抹了毒!”

萧厉恨恨地道。

眼中阴鸷之色弥漫,手一挥,顿时箭矢漫天疾射。

却被早有准备的叶殊全部挑飞,竟是奈何他不得。

眼见那边的哀嚎声已渐渐转至低弱,萧厉不得不捏着脾气和叶殊谈判,脸色难看得不行。

“解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