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九零书库】地址:90sk1.com

规律的木鱼声渐渐清晰,空气中浮动着苦涩的气息,喉咙像堵着什么东西,有些呼吸不畅。慕扶云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恍惚的影子。她咳嗽两声,才发现嘴里衔着一片药草。身上倒没什么大碍,视线渐渐清晰,破了洞的房顶投下斑驳的光,她拿下叶子,这才看到列雾州正坐在火堆边,不远处还有一个老道士念念有词。

“不是冤家不聚头,古人诚不我欺。”老道士又看列雾州一眼,说:“你跟着她有什么好处?”

列雾州正用小罐煮着什么东西,没搭理老道士。

老道士说:“她醒了。”

列雾州这才有了反应,他把小罐从火上拿下来,敞开盖晾着,对老道士说:“找个碗来。”老道士气得吹胡子瞪眼,偏偏还拿他没什么办法,气鼓鼓地大步出去了。

“感觉怎么样?”列雾州走到近处,低眸看她。

慕扶云的思绪回笼,想说什么,这时才感觉喉咙像刀割了一样痛,勉强道:“好……多了。”

老道士骂骂咧咧地跨门进来,怒气冲冲地把碗塞给了列雾州,自己跑一边生气去了。慕扶云不知道自己昏睡的时候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只见列雾州八风不动,见瓷碗干干净净,便从小罐里倒了一些药汁,递给慕扶云。

药还有些烫,慕扶云喝得很慢,但感觉喉咙的不适已经消解许多,列雾州说:“你中了毒瘴,山谷有伏兵,所以只能从另一条路走,这里很安全。”

慕扶云放下碗,看了一眼列雾州,突的笑了。那一笑如万千芳菲因风起,又似轻絮悄然拂人面,她的声音很轻,说:“谢谢王爷。”

她身上有什么东西悄然发生了变化,好像一颗明珠终于拂去灰尘,慕扶云突然明白了师父让她去体会的红尘究竟是什么。她问:“什么时候出发?”

老道士过来收拾东西,把小罐和碗都拿走,瞪着列雾州说:“你还要和她一起?”

列雾州好整以暇,老道士气道:“她会害死你的!”见列雾州还是不理他,愤怒地出了破庙。

“他是谁?”慕扶云问。

“路过的。”列雾州回答。

那碗药如有神效,慕扶云休息了一会儿,便和列雾州一起出发了。

这间破庙没有神像,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神座,应该是很久没有人来了。列雾州带着昏迷的慕扶云在山谷里穿行,甩脱了后面的追兵,又走了一段路才看见这里有个避身之处,里面还有个神神叨叨的老道士。

老道士一见慕扶云就说她是天煞白虎星,劝列雾州放下她不管,还让列雾州跟他去学道,杀杀身上的戾气,列雾州却是充耳不闻,不过也没和慕扶云说这些。两人绕路出了山谷,慕扶云想先去确认慕千林他们的安危,便从另一条稍远的路前往岩州,只能绕行霈城。

他们脚程很快,走了大半日便到了霈城下面的小镇。

茶馆里人声鼎沸,列雾州要了一壶茶,和慕扶云相对而坐。

“……慕老爷真被劫了?”有人窃窃道。

“谁说不是呢?那山匪也属实猖狂,据说现在还在让人搬开暗谷巨石,赏钱还高呢。”

“那你怎么不去?”有人笑了。

“难搬,难搬!”原先那人挥挥手,说:“暗谷你又不是不知道,路又窄,这钱还是让别人拿吧!”

“胡老二,我看是你懒病又犯了,我昨天还听你家婆娘骂你呢!”

慕千林让人来清路,想来他们没有什么大碍,只有慕扶云和列雾州被困在山谷中,不过究竟是谁想要对他们下手?慕扶云正想着,却听茶馆里又谈起了其他事,似乎是说霈城里在办什么事,听到了慕千林他们的消息,也没了继续留在茶馆的理由,慕扶云对列雾州道:“走吧。”

当务之急是和慕千林他们汇合,两人进了霈城,发现城里有种不一样的气氛。街上多是袒胸露背的男子,有两两格斗的,也有自己对着草人练习的,女子却是寥寥,乍一看还以为进了练兵场。慕扶云目不斜视,却听列雾州来了一句:“他们都没我好看。”

慕扶云:……

又往里走了一段,只见城中一处空地上支了一个大擂台,旁边有座高高的花楼,不远处还有一个挂了红绸的哨楼,许多人围在擂台边,不知道在干什么。列雾州问旁边观看的路人,问:“这是在做什么?”

“你是外乡人吧。林老爷给他家千金比武招亲,就在这儿。”那人解释道,又指了指旁边的花楼:“前三甲一甲得抱美人归,二甲择一神兵,三甲得一古器,就是转手卖了也值不少钱呢。”

“古器?”慕扶云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天界丹药群[娱乐圈]》【笔聚阁】《盛世明君》《领主求生:从残破小院开始攻略》《斗罗之暗金斗罗

《和夷》转载请注明来源:九零书库90sk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