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叶沉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那年晏朱明和江承夜刚刚过完十三岁的生辰。

江承平送了江承夜和晏朱明一人一匹马驹,要教他们骑马。

江承夜是男孩子,又正是仰慕父兄,整日里想着也上一次沙场的时候,学习骑马就格外专心用功。可晏朱明在江承平的面前束手束脚,每日都是娇花照影、弱柳扶风,学习的进度自然就远远落后于江承夜。

过完生辰到春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江承夜已经可以熟练地控制马匹了,晏朱明却还是小跑都困难。

到了鳞光池,江承平要参加春猎,便将江承夜和晏朱明两个留在池边,叮嘱江承夜照顾好晏朱明。

待他离开,江承夜立刻开启嘲讽模式:“你行不行啊!一个月了走路都不会!我下个月都要开始学习马上拉弓了!”

晏朱明横了他一眼,若非她要保持娇小姐的体面,她也早就学会了好不好!

“反正咱们贵女,出门都是有轿子的,骑马学那么精做什么?”

江承夜冷笑:“呵,好歹你还是梁王的外孙女,连马都不会骑,出门别说你是安阳郡主的女儿!免得让人笑掉大牙!”

那时候江承夜正处在变声期,声音跟个内侍黄门似的又尖又哑,嘲讽起人来伤害加倍。晏朱明气得想踹他,他却直接翻身上马,骑着马跑远了,一边跑一边转过身来朝她做鬼脸:“你追不上!追不上!”

晏朱明一生要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她心一横,亦是踩着马镫子骑上了马。之前因为江承平在,她不敢放开了手学,现在趁他不在,好好练一练,她就不相信能差江承夜那么多去!

晏朱明揪住了缰绳,按照江承平的教导夹紧了马腹,小马儿立刻朝着江承夜小步跑去。

江承夜见了,嘴角一歪勾出一丝狞笑,他用力一夹马镫,马儿奔跑的速度骤然加快。马鬃迎着风猎猎,他的发带也随风飘扬,奔驰在鳞光池畔宽阔的草地上,只觉得天地之间唯有他一骑绝尘。

晏朱明很快就发现,她在这方面的天赋确实勉强。她根本不敢让马跑得太快,也不敢下狠手去牵缰绳或是蹬马腹,所有动作犹犹豫豫,因此马匹的速度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或许是瞧见了江承夜的马儿在撒欢,晏朱明的马很快也憋不住了,见晏朱明虽然不曾加速,却也并没有减速的意思,它逐渐加快了脚步,也朝着江承夜飞奔而去。

晏朱明只觉得周围的景物在疯狂地倒退,柔和的春风变得暴虐,拂了大朵大朵的柳絮往她的鼻子里灌。晏朱明最怕柳絮,但凡遇上便会喷嚏不止,在疾驰的骏马上,她根本忍耐不住,一连串的喷嚏把她的尖叫声都吞了。

她没有精力再去顾及缰绳了,抬手妄图抚去脸上柳絮的瞬间,她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朝着一侧倒了下去。

万幸的是,一个强壮温暖的怀抱接住了她。

晏朱明下意识地在那人的衣料上蹭掉了面上的柳絮,才从他的怀里扬起头来看他。

一张沉静如水,年轻却已自成威势的脸。

她并不认识。

她慌忙推开人,退了三四步远。匆忙间她扫了眼那人的衣饰,发现了东宫的暗纹。她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江承夜也发现了这边的变故,连忙掉头回来,下马跪倒在她一边:“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眸色深深,问晏朱明:“你是何人?”

晏朱明的鼻子还在发痒,她低头捂着脸用力掐自己的人中避免失仪,江承夜只好替她回答:“这位是安阳郡主之女。”

太子笑得极其和善:“可受惊了?”

晏朱明捂着脸摇了摇头。

太子唤了侍卫来:“带江二郎和小表妹去安全些的地方,若再出事,唯你是问。”

侍卫颔首,晏朱明和江承夜便被带去了宴饮区,谈幼筠正在那里。见到是东宫的人送了两人来,她有些惊异,江承夜便把过程和她大致说了说。

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但是晏朱明自己知道,上辈子顾胥廷对她描述的那一场初见,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他说,见到晏朱明的第一眼,是她从他的怀里把头转过来的一刻。

她那双大眼里,因为受惊而泛着点点泪光,是如此楚楚动人。她一直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仿佛一只失去了庇护的幼兽。他健壮的手臂环抱着她,如同环抱着一捧娇软的梨花。

见到他是外男,她立刻踉跄了几步退了开去,此后便一直捂着脸。而她的脖颈和耳朵,却因为羞怯而涨得通红一片,似乎只要他轻轻一碰,就能滴下鲜血。

她就那样跪在春日青翠的草地上,膝前连片的雏菊摇曳,如同她这个人一样柔弱却又蓬勃。那日,派人送走他们后,他又让内侍去采了一大捧雏菊,想让晏暾转交给她。

但内侍送过去的时候,江承平也在旁边,他爽朗地笑了一声:“太子殿下好眼光,这些花,同我那娇小的未婚妻着实相配。”

那捧花,最后便没能送到晏朱明的手里。

前世的晏朱明一直觉得,自己因此事与顾胥廷结缘,或许是上天赐下的缘分。谁能抵得过年轻帝王的情话呢?

可如今的晏朱明只有一个评价:柳絮误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