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转载请注明来源:九零书库90sk1.com

吴清欢再次睁眼是被一盆凉水泼醒的。

冰水混合物,带着冰碴子的凉水兜头盖脸的浇下来,晕的再死的人也能睁眼。

“这位皇子,我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要不您受累,好歹给我说说之前到底出了什么事,也让我能有个头绪好好想想。”

吴清欢气若游丝,觉得自己离第二次死亡穿越也差不多了。

不过,他觉得自己在第二次死亡之前怎么着也得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死也得死个明白!

好歹也是**两回,万一到了阎王爷跟前,都不知道该告谁的状。

藏獒王死死盯着吴清欢,他不想吴清欢死,他只想让他说出实情。

只是,吴清欢脑门肿着老大一个包,又顶着一片淤青,难道真是自己下手太重,把人摔傻了?

这也忒经不住力气了。

上下打量了吴清欢数眼,嫌弃的表情溢于言表,他暗暗向冥六用了一个眼色。

冥六上前,很是没好气的向吴清欢复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

半个月前,就是今年刚刚入秋的时候,天降暴雨,悬浊河决堤发生水患,周边村庄都遭了灾,眼看着马上就能秋收的粮食全部毁于一旦。

在太子的建议下,当今皇上下旨,命三皇子带人赈灾,去抢修河堤,并且拨发赈灾钱粮。

三皇子也是带人日夜抢修,自己更是直接住在了河堤之上。

悬浊河县令——吴仕强,也就是吴清欢的爹,也是带着乡民尽力配合三皇子,帮忙抢修河堤的同时还给赈灾官兵送吃送喝。

按说,军民一条心,这件事从上到下办的都没毛病,可这中间就是出了岔子。

三皇子带人抢修河堤,几日之后皇上拨发的赈灾钱粮也紧跟着被送了过来。

当时大雨爆天,三皇子无时间顾及此事,就让冥六护着吴仕强回去先接收粮款。

等他从河堤上下来的时候,钱粮已经交接完毕,押运官也已经回去,只是当三皇子去查看钱粮的时候才发现,大部分钱粮都是乱石和烂草,哪里有什么钱粮。

三皇子一怒之下命人快马截回钱粮押运官。

押运官被截回也是一头雾水,声称自己交给吴县令的是白花花的银子,而且吴县令已经签收盖章了,至于这钱粮怎么变成了乱石烂草,他也不知道。

闻言,三皇子更是怒极,三下五除二把吴仕强捆了,连同押运官一起押送回京,让皇上审理。

他还得筑堤赈灾,没时间管这个吴仕强。

皇上快速审理此案,判定吴仕强**了赈灾钱粮,伙同当地豪绅倒卖了粮草。

于是吴仕强被抄家关押,那几个豪绅也被抄家问斩,所得钱财全部被用作赈灾。

事情到此也算圆满结束,可谁知道,就在这日,吴仕强的儿子——吴清欢跳了出来,说他有证据证明自己的父亲并没有**粮款,并且书信一封给三皇子,请三皇子来酒楼一见,帮忙将证据转交皇上。

就在三皇子准备去吴清欢指定的酒楼赴约时,宫里突然传出消息,说吴仕强翻供了,咬出最后一个主谋。

那就是三皇子!

自然,三皇子就是眼前这位怒火冲天的藏獒王。

吴仕强说是三皇子指示他这么干的,并且,所有钱粮他一分也没得到,是三皇子伙同那些豪绅卖掉的。

这下,皇上大怒,下令捉拿吴清欢的同时也下令给三皇子,让三皇子入宫伏法。

三皇子知道自己没**钱粮,但是他没有证据自证清白,有没有罪也只能全凭皇上定夺,而皇上这个时候正是怒火冲天的时候,此时入宫无疑是等于去送死,他自然是不肯入宫。

他怀疑有人在背后指使吴仕强,栽赃陷害他。

想到这里,他又想到吴清欢。

这人手里到底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吴仕强清白?

在吴清欢证明吴仕强清白的时候,是不是也能证明他和此事无关?

还是说吴清欢想让他背这个锅?想让他背锅为什么又要让他转交证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都市之无上真仙》《从机械猎人开始》《升邪》《摘星踏斗》《巨星闪耀时

墨藏乌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