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知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雨好像越下越大了,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清凉的让人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

陈雪浑身上下淋了个湿透,身上的衣服吸了水,又透出了清晰的肉色,尤其是前胸。

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冒着雨,很快就走到一个三叉路口。

她想问一下别人,椰树酒店怎么去,可路上的打伞男女见了她,就像看见神经病一样,都远远的躲开。

居然没有一个人敢跟她答话。

陈雪尝到了伪神经女的心酸,没办法,只好自己慢慢去找。

这样走了半天,她裤管上都沾满了泥巴。

雨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飘,雨点落在地上,地面腾起一片水雾,连路面都几乎看不清楚。

整个宇宙仿佛只剩下天地和哗哗的雨水,其余别的事物都已经不存在了。

陈雪无法再走,只好跑到屋檐下去躲雨。

因为雨下得太大太猛,街上迅速积满了水,呈现着一种又浑浊又发黄的颜色,就是俗称的洪水。

这时,突听屋檐下有人怪叫,接着跌跌撞撞地跑来一个乞丐,形色很是仓皇。

乞丐身后,又有几个男人在后面急追,都没打伞。

风雨中,那乞丐跑得不快,很快就被追上,有人飞起一脚,将他踢倒。

几个男人蜂拥而上,对着乞丐拳打脚踢,嘴里还骂骂咧咧:“死叫花子,让你偷东西,你个老不死的……”

倒地的乞丐毫无还手之力,抱着头缩在地上,嘴里低声哀叫:“哎哟,腿断啦,出人命啦……”

陈雪见有人被这样欺凌,心里很是不忍,便想过去劝解。

那几个人看见了她,叫道:“这里还有个女叫花子,肯定是个同伙,打她。”

陈雪吓了一跳,急忙摇手分辨,你们别误会,我是个躲雨的。

有个家伙已经冲到了她跟前,可能看她是个女人,粗壮的拳脚终于没有落下,骂骂咧咧又去揍那个倒地的乞丐。

他们也没想真打出人命来,打了乞丐一顿,就都走了。

挨打的乞丐身子蜷做一堆,在雨地里慢慢蠕动,嘴里还在哀哀地喊叫,人却始终没爬起来。

泥水里混着一摊血水,显出淡红的颜色。

陈雪看他始终倒地不起,也不知什么地方受伤了,心中就生出一腔恻隐怜悯,走了过去,老着嗓子,低声地问:“你--没事吧?”

这乞丐身子瘦小,看起来也有七十多了,头发稀疏,却有半尺长,脑袋上全是泥巴和污垢,还结满了黑疙瘩,显得非常肮脏。

他的衣服上打满了补丁,衣袖和裤管已烂得不成个样子,露出那精瘦的胳膊和干巴巴的麻杆腿,身躯全是泥水,活生生像只落水狗。

陈雪见他和自己爷爷年纪差不多,是个老乞丐,都这个年纪了,还在街头讨饭,不免更是同情。

老乞丐呻吟了几下,在地上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睛就看着她,哀哀地叫:“不行了,腿被打断啦。”

他显得非常虚弱,说话有气无力的,活像个被阉了的太监。

陈雪暗骂那几个家伙狠辣,叹了口气,就伸手去扶他。

老乞丐伸出哆嗦颤抖的胳膊,想抓她的小腿,看样子是要支撑身子坐起来。

陈雪看他哆嗦嗦的手伸过来,心里登时发毛,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老乞丐没抓住她的裤腿,身下往下一扑,咕咚一声,再次趴到地上,嘴里哎呦哎呦叫个不休,还不住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

似有什么东西咳不出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