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神女》转载请注明来源:九零书库90sk1.com

戚兰一阵恍惚,她不明白齐瞻为什么此刻这么好说话,但她知道,天子一言九鼎,答应了便是答应了,更何况是当着太后和大长公主的面,想必不会再敷衍她。

沧池里映着满天的星子,栈道上的河灯又仿佛陆地上的星子,浮于水光之上,夜风浸过池上水雾,穿过温暖的渐台,化成融融湿气沾在衣衫上。

岑绪风捏着酒杯的手攥得发白,手背拂过袖角,湿漉漉的触感更让他烦躁。

他倒不忌惮这些所谓的民间方士,只是太后所为,与长公主一唱一和的,像是早有商议,为了解神女的困局。

连陛下也默许了,甚至主动提出要多拨一些宫人去建章宫。

这才多少日子,依着陛下对方士的厌恨,他对神女绝不可能这么快改观。

抬头一看,陛下面色淡淡,又什么也看不出。

酒至半酣,齐瞻起身离座更衣,大长公主便与几位方士谈起了星象。

大长公主提及先国师的观星手札:“先帝与本宫曾经还一起研读过先国师与黄仙师的手稿。”

“易经八卦总是黄仙师更胜一筹,但星象之说,本宫与先帝都以为,先国师的《通占大象历星》最好。”

“不过,先国师著述实在太少,一生只得五十卷,不像黄仙师,算上在宫外时候写的,有三百多卷。”

大长公主兴致勃勃,那几位方士却只能悄悄交换几个心虚的眼神,他们虽是民间佼佼者,却少有著述,并不敢于此话题上搭话。

大长公主看出他们的局促,兴致便也降了几分,转而去问戚兰:“本宫记得先国师手录很多,只是不得空整理,你们这些弟子可有整理过?”

戚兰摇头道:“师父的手录我看过,但师父去后,遵师父遗命让师兄带去了天昌山,抄录一份送回,原稿与师父一同葬下。”

老国师去了也有一月了,手稿大约也就是这几日会送到。

戚兰抬眼对大长公主道:“殿下,兰不谦自荐,这些年也编了《经星辩》。”

在赴宴之前,她便准备了自己精心编写的星象书,但求能让大长公主看重她些。

眼下虽然太后已经帮她解了困局,但是也是因着大长公主的偏爱,事情才能如此顺利,大长公主帮了她,她仍然希望自己的书能让大长公主感兴趣。

身后的历春捧出一卷竹简,是《经星辩》的第一卷,竹简角还悬了一颗星子一般明亮的玉珠,在烛火下熠熠闪光。

大长公主一眼便被书卷的外观吸引,顺手接过打开。

“你也来看看。”大长公主唤岑绪风,“你比她年纪都大些,也该学着写。”

岑绪风就着她的手看了看,淡淡笑道:“神女是国师,又天资聪颖,我当然不能与她相比。”

“你觉得如何?”大长公主问。

戚兰抬眼望他,眸中含着期待。成书时师父已经去世,这还是她第一次将《经星辩》拿给旁人看。

一直听说长公主身边的岑绪风是黄穆的首徒,他自然很有见识。若他觉得好,那便不会差。

岑绪风抬手揉了揉额穴,沉郁的眼神隐在掌下:“殿下,我方才饮酒多了些,眼前冒金星呢,实在看不清字。”

大长公主促狭他:“这么贪酒,看来旁人观天星,你倒是观眼睛里的金星。”

“出去吹吹风醒醒酒,陛下回来我再遣人叫你。”

岑绪风应声而去。

大长公主继续读那一卷书,戚兰便回到暖席上,目送岑绪风出去,无意中瞥见黄穆的目光也在追索岑绪风。

不过是一瞬间,黄穆又恢复了沉默垂首模样。

历春在戚兰身边小声说:“黄仙师好可怜,请他来,却没有人理会他。”

“不是说岑道长是黄仙师的徒弟吗?岑道长在大长公主那里,为什么不为黄仙师说点好话?而且他们见面,怎么好像不认识一样?”

戚兰摇摇头:“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为何,我们只需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宫中事多而复杂,很多事非局中人都不能了解。

正如陛下与先帝太后,都说父慈子孝,养母如生母,实际却是剑拔弩张。或是陛下与黄穆,都说他们恩义深重,其实陛下厌恶黄穆,黄穆惧怕陛下。

甚至关于戚兰自己,她也有太多不解。

封闭了近二十年,过着山中精怪一般的日子,乍然进入人群中,便是皇宫之中。再无所适从,也要尽力适从。

至少从齐瞻这里,她已经学到了许多。

虽然齐瞻一直没有给过她什么好脸色,甚至伤过她,对她数次流露出杀意,戚兰却并不急迫地想要逃离他。

他是她走出建章宫后接触最早也是最多的人,他像是外面的世界,像是长安的乌云,像是死水潭外的狂风暴雨,或许会将她淹没,或许会激烈地浇灌她。

他会突然为难她,会突然厌憎到要杀她,也会极偶然地温和片刻,他是她的探索与好奇,是她没见过的,充满力量和危险的风浪。

她想弄明白他,但她清楚,绝无可能。所以她现在只想弄明白,如何与他和平相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伴花失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