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木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可惜世家一向都很厉害,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世家。颜如缺偷偷溜出去玩耍的时候,听到百姓夸赞某某世家分发米面粮油,让他们度过灾年。朝堂上一多半的大臣也都是出自世家,最最可气的是,每年民间选举四大才子和四大美人的人选,也都是出自世家。就连每年的状元郎探花郎和榜眼都是出身自世家,所以颜如缺经常能听见父皇叹息世家人才的强横。

好像她和父皇都不太喜欢世家呢。

哼,厉害也就算了,还高高在上的样子,家里的小女郎们都不带理人的。

年幼的颜如缺哪里知道,她八岁时参加簪花宴的时候,正是皇家和世家的初次交锋的伊始。

早在簪花宴之前,前往赴宴的小女郎们就被家里人再三叮嘱,要离小公主远一些,谁也不知道小公主什么脾气。谁都知道颜君泽爱妻疼子,小公主年纪又小,万一娇气一些,在世家和皇家明争暗斗的时候沾上什么麻烦,可就对家族不利了。

后来长大之后的颜如缺多多少少可以猜到一些缘由,但那个时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长安公主不喜世家了。

年幼时颜如缺发现父皇母后对世家的态度都是微妙又厌恶的,这个认知,让年幼的颜如缺有志同道合的那么一点欣慰,但她从这点志同道合里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丝的慌乱,这点慌乱也就让颜如缺更加的讨厌和世家相关的一切。

多重情感的作用之下,她对沈路这个人也就越发的好奇起来。

因为那个准状元郎是寒门出身,来自于距离京都有上千里,且地理位置偏远的县城,他家境贫寒,也就没有能够在京都居住下来的盘缠。朝堂少人,而父皇又格外惜才,特意让皇兄给那个寒门出身的状元郎在京都安排了距离皇宫近的住宿。

颜如缺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她早就对这个传闻中的人物充满好奇,如今自己的亲哥哥就承担着照顾这位准状元郎的人物,所以颜如缺无数次缠着哥哥要带她去见见这个‘准状元郎’。然而每每如缺提议要去看看这位人物,却都被哥哥板着脸拒绝,说是言渊在备考,不能有人去打扰他温书。

原来是温书,那可要好好温,颜如缺还等着他一举夺魁好好的气一气世家呢。先前颜如缺还总是气愤哥哥小气,但自哥哥以这个理由拒绝如缺后,如缺也不闹腾了,乖乖的等着殿试。反正琼林宴她这个公主是可以去的,到时候如缺自是要见见这个状元郎的!一直到后来的时间里,殿试之前,颜如缺再次听到有人提起来这个人,用了一个新的名字‘沈路’。她这才后知后觉的眨巴了眨巴眼睛,意识到原来那个准状元郎不叫‘那个状元郎’,他是有名字的,名沈路,字言渊。

期待值拉的太满,倘若一切都与期待南辕北辙,那会使人产生厌弃,比如颜如缺所期待的簪花宴。反之,倘若一切都和期待里相差无几,甚至还要超出期待值,那便会使人新生欢喜,比如颜如缺所期待的琼林宴。

颜如缺是在无限憧憬的,满怀期待的心情下,兴致冲冲的去参加琼林宴的。她自从少时簪花宴的不愉快之后,很少对什么宴会抱有这样高的热情了。

红衣如火,眉心一点朱华,颜如缺再不是那个粉雕玉砌的奶声奶气的孤单小娃娃,她是全大楚唯一的嫡公主。好像颜如缺尊贵又娇衿的降临琼林宴,已经是在场所有人天大的面子。年幼的如缺丢了自己的面子,当年她沮丧又失落,所以再也没有什么,能让她失望。

颜如缺是这样想的,她高傲美丽,像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然而——她在琼林宴的园子里迷了路。

四周花团锦簇,不远处紫竹林里头还窝着一丛丛零星可见的小白花。

嗯,风景很好看,但是路在哪里?

颜如缺迷茫又困惑,她早就为了见这个大名鼎鼎的沈路状元郎做足了准备,本以为万事俱备,处处周到,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天知道颜如缺在得知殿试状元郎真的是沈路的那一刻,简直要开心疯了,可再开心,也抵不住她是个路痴的事实。

阿贝也不在身边,难道又要和儿时的簪花宴一样,再多一条成为迷路的公主这种话柄吗?

“这位姑娘,可是迷了路?”

一道声音宛如天籁,颜如缺巡着声音去瞧,她在视线聚焦的那一瞬间,连呼吸都屏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