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帐暖,娇娇她过分柔媚》转载请注明来源:九零书库90sk1.com

那是一个头盖骨,黑暗中映衬着这个骇人的景象,孟芊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她感到一股寒意从脊梁骨上传来,惊恐和不安充斥着她的心头。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进入了某种诡异的地方,或者是落入了某种可怕的陷阱之中。

她开始后悔当初为何要听信雾儿的话,冲进了这个恐怖的通道。

就在她想要掉头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道阴影从黑暗中闪现而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是沈郁,他的面容阴冷而神秘,眼中似乎隐藏着无尽的凉薄。

他的出现让孟芊的心头再次猛地一颤,她不禁开始胡思乱想,沈郁他……

“你来这里做什么?”沈郁的声音冷漠而低沉,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情绪。

听到沈郁的声音,孟芊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着她……

待看到他那阴雨凉薄的神情,以及耳边不断传来的凄厉哀嚎声时,孟芊几乎站不住,脸色苍白起来……

……

金銮殿内,剑拔**张,形势对萧胤他们很不利。

徐正钦率先闯进内室,怒指孟柠,“皇上如今还是昏迷状态,太医还没有过来诊断,凭你就想断言皇上的安危吗?”

萧胤将孟柠护在身后,朝徐正钦走过来,后者被萧胤高大的身躯震慑的忍不住想后退,

但还是硬着头皮跟萧胤杠上。

“定安侯难道想对我动手不成?”

萧胤冷笑一声,“丞相大人的演技,实在令本侯佩服。”

“皇帝被奸人陷害**,家妻力挽狂澜救人,你有眼无珠,不仅在一旁差点干扰到她,现在还大言不惭质疑我妻,本侯看你是真的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徐正钦狠狠皱眉。

该死的萧胤,竟然完全不顾他脸面,这般侮辱于他!

不过,想来萧胤不可能有他的把柄才对,就算他猜到是他故意污蔑他,他也没有本事辩解。

徐正钦有恃无恐。

“大胆定安侯,简直放肆——”

大殿内的气氛变得紧张而压抑。

徐正钦站在台阶上,目光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语气严厉地说道,“大殿内所有人都有可能涉嫌谋害皇帝。为了查清真相,从现在起,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这里。”

“丞相说的没错。”太后自然是站在徐正钦这一边的。

徐正钦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为了皇帝安危,哀家已经吩咐御林军带人去搜查每个人的房间了,一旦发现可疑的迹象,就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要加害皇帝了。

与此同时,御林军已经带着手下开始搜查每个人的房间,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而在场的大臣也只能忍气吞声,乖乖地等待审查的结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