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满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特意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你最爱喝的茉莉花茶,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苏阳微微点头,笑着回应:“梓颖,谢谢你。那我就在这儿等你。”

趁赵梓颖离开的间隙,赵方庭直接开门见山,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给苏阳一根。

“小苏,抽根烟,放松一下。”

“我看出你刚才那番话的隐喻,现在梓颖不在,方便说说真心话。”

苏阳接过烟,从兜里掏出火机,先给对方点好,又给自己点好,淡然道:

“赵叔叔,我确实没女朋友,但我有好朋友。”

“您知道,我现在的重心,在工作和学习上,恋爱的事,暂且不考虑。”

赵方庭抽了一口烟,云淡风轻地挥了挥手,笑着试探:“小苏,那你就是没有女朋友了。”

“你看梓颖怎么样?你们都是相同的年纪,她有多喜欢你,你应该清楚吧。”

苏阳也抽了一口烟,弹了弹烟灰,沉默片刻,人情世故地解释:“赵叔,我之前就给您解释过,我对梓颖真的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我们之间,也从未发生过任何逾矩的事情,您应该理解,我现在真的没有恋爱的打算。”

正当赵方庭准备追问时,赵梓颖拎着茉莉花茶,哒哒哒地跑过来。

她递给苏阳,发现两人正在抽烟,立刻温柔地训斥赵方庭。

“爸爸,你怎么又给苏神递烟?别把他带坏了。”

赵方庭听到赵梓颖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语气,与平时的野蛮无理,截然不同。

不禁双眼发光,瞥了眼苏阳,又回到赵梓颖身上,心中暗道:小苏的魅力还挺大啊!

他笑着回应赵梓颖的责备:“哎呀,梓颖,你爸我这是跟小苏交流思想呢,偶尔抽根烟没事的。”

赵梓颖听后,假装生气地回怼:“爸,你少来这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苏阳见场面有些尴尬,立刻上前两步,人情世故地解释:“赵叔叔,梓颖,抽烟确实不好,我们下次注意。”

“不过,今天天气不错,不如一起去吃个早饭,边吃边聊,怎么样?”

赵方庭立刻附和,趁着赵梓颖火气渐消,立刻转移话题。

“对对对,小苏,你吃早饭了吗?要不一起去吃?”

他还不忘给苏阳使了个眼神,那眼神分明在说:“小苏,帮帮忙,帮我稳住梓颖。”

苏阳看懂他的意思,立刻笑着同意:“好啊,赵叔叔,我也正巧没吃早饭呢。”

“咱们去附近那家老字号面馆,尝尝?”

赵梓颖看着面前两位男人,拙劣的演技,心中早已看破却不点破。

她忽然表情可爱,顺着话题接下去:“那还等什么?苏神,我带你去尝尝那家的招牌牛肉面,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于是,三人结伴前往附近的面馆,一路上欢声笑语,气氛融洽。

赵方庭与赵梓颖,看似父女间的斗嘴,实则充满温馨与默契。

而苏阳则以他的智慧与人情世故,巧妙地处理了这场“偶遇”,既没有让赵梓颖伤心,也没有违背对叶妤欣的承诺。

【核心股具有保命符】

通过复盘同板块,当天被砸股与稳稳涨停股,剖析两者属性的异同。

揭示稳稳涨停股,所独具的“免死金牌”属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