颖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黎清妍费了半天劲也没把玄天和殷锦两人请出山洞。

“你们到底想闹哪样?”

“妍妍,我要吃你做的饭。”玄天说。

“殷锦你呢?”黎清妍转头看向殷锦。

“你答应做好吃的给我的。”殷锦说。

黎清妍:“……”

既然如此,她干脆自顾自的做起饭来,至于他们等会吃不吃,她懒得管了。

玄天和殷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一刻钟后,黎清妍揭开锅盖,一股浓郁的香味窜入几人的鼻子里。

“可以吃饭了。”

黎清妍边说边拿了碗盛了起来。

她盛好三碗芋头炖肉后,就端起一碗坐在木凳上,今天忙碌了一天,又饿又累,她想赶紧干完饭去休息。

玄天也端起一碗开吃。

殷锦见状,便端起剩下的那碗,他只吃过黎清妍做的煎饼,这还是第一次吃她做的其它食物。

很香,让他很想吃,但太烫了,他不太喜欢吃烫食,不得不放凉一点再吃。

吃完饭,黎清妍收拾干净山洞。

“你们还待在我这里干什么?是想留下来过夜吗?”

玄天看了看没有半分离开意思的殷锦,他心想他不走,那他肯定也不走。

殷锦见玄天没有离开的意思,他自然也不会离开。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黎清妍翻了翻白眼,她不再管两人,而是把太阳能电灯拿到卧室,准备休息。

山洞立马变得一片漆黑。

黎清妍这一觉睡到大天亮,可见昨天建窑洞捏陶器坯的事情把她累坏了。

她伸了伸懒腰,撩开兽帘,走出卧室。

山洞里已经没有玄天和殷锦的身影,看来他们昨晚不知何时离开了。

黎清妍松了一口气,她是真不擅长处理这些关系,作为一个将来随时可能离开的人,她不想在这个时代喜欢上任何人。

洗漱好,她简单做了早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