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仙皆不需要饮食,但每日需引天地清气修行,因此也是需要休憩进行调节的。”

身后的仙子拿着玉梳将瑶瑶的发一丝丝地捋顺,而其他仙子捧着玉盘,上面放着各式的珠钗。

“下仙之前也问过御尊神上,是否需要给尊上单独备下餐食,神上说是不用的。”

“诶?”瑶瑶听着觅霜的话,原来她晨起时按照平常的习惯,问了一句是否有早点,现下觅霜正带着替她梳洗的仙子,一面给她解释。

“尊上可是觉得饿?”

“没有。”

这么一说,她从昨日起就没再进食,一日夜过去,竟真没觉得饿。她摇了摇头,身后的仙子没有料到她的动作,稍稍扯到了她,瑶瑶还没觉得有什么,不曾想,那位仙子竟是带着一众托着盘子的仙人跪下了。

“尊上,是下仙鲁莽,还请尊上恕罪。”

她的声音抖得非常厉害,瑶瑶因她这突然的举动楞住,还没来得及说话。

“尊上,按照天规,听烛应受雷鞭之刑。”

她抖得更厉害了。

“不、不用。”

“尊上,这是天规。”

“没事的,是我自己摇了头,更何况我也没觉得痛。”

瑶瑶蹲下身双手扶着听烛伏在地上的臂膀:“这位姐——听烛,你先起来吧,这里还挺冷的。”

“多、多谢尊上。”

听烛连忙站起,声音都激动了不少,恍若劫后余生般。觅霜觑了她一眼,她赶紧整理了自己的表情,拿起玉梳小心翼翼地给瑶瑶梳头,这次比之前更仔细了不少。

待她挽好发后,觅霜点了点头,身后的另一位仙子走上前像昨夜怀莲那样变出了镜子。

瑶瑶看着镜中,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自己,她额前那些碎发被分开,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帝神令的印子在她的眉心,虽然颜色浅薄的几乎看不见,但也仿佛是一个花钿般。

听烛给她梳了一个垂鬟分肖髻,头上插着一些小花朵的发饰,留了一些散发在她的左侧单独束起放在她身前,整个人既不失少女的可爱又有些初长成后的明艳。

“你梳的真好看!”

瑶瑶开心地回过头,毫不吝啬地向身后的仙子表示自己的赞美。

“尊上言重了,这都是下仙应该做的。”

虽然听烛看着她的笑容心里也暖洋洋的,不过面上也只能恭敬地表示这是自己的责任,她可不想被拉到孽仙台受罚。

“尊上若无其他事,下仙们就先离开了,御尊神上待会儿会过来见您。”

“好的。”

瑶瑶对着她甜甜一笑,觅霜瞧着这笑容,竟有些恍惚。

“若尊上有急事,唤我仙号即可。”

说完,她带着四位仙子退下了。待她们退出北辰宫后,觅霜将听烛叫到身前:“日后让闻澜给尊上梳妆即可,你今早冒犯帝神的事,待我禀报御尊神上后再做处罚。”

听烛闻言,心下复又一跳,脱口而出:“尊上不是说没事吗?”

觅霜剜了她一眼,她连忙跪下:“是下仙逾越了。”

觅霜冷冷地看着她,同时环顾了一下其余三仙:“尊上才来神界对诸多规矩不通,凡事还需以御尊神上的意思行事,明白了吗?”

“是,真君仙上。”

她径直往御尊宫中去了,其他三仙待她走后连忙将听烛扶起,奈何她就好像虚脱了般,脸色苍白扶也扶不起来:“这下完了、完了。”

“你先别急呀,我瞧着尊上心挺善的,要不我们再去求求她。”一旁的望眉安慰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另一旁架着听烛胳膊的尝思开口:“不行不行,尊上性子那么软的,拗不过神上的。”

“行啦。”闻澜最后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就拿这么点事去求帝神,御尊会罚的更重的。”

“你们在说什么呢?”

瑶瑶看着偌大的北辰宫发呆,这一时半会她也不知道做什么好,早知道就该让觅霜留下几个好看姐姐陪她玩了,唔——真无聊,神仙都是这么无聊的吗?

她拿起白云桌上浮着的两个木偶,依前车之鉴那一排的武器她是不要再想了。像之前在车里一样,左右晃晃木偶让他们磕着头玩。

“啪——”

“啪——”

“啪嗒!”

不对,这声不是她磕出来的。

她往那里瞧去,竟有一颗栗子在通往宫外的台阶上。诶,神界不是没有吃食的吗?

新奇的瑶瑶把小木偶扔回桌上,走过去想拿起那颗栗子,谁知她刚把手伸过去,那栗子如同成了精般蹦了起来,往下连着跳了几个台阶。瑶瑶一面觉得奇怪,一面又觉得有趣,跟着它下了台阶,谁知它竟又再次蹦了起来,一路蹦出了北辰宫。

瑶瑶在宫门前停下,自己是不是应该在这里等着御尊?可是他还没有来,那我溜出去一会,就一会会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就好。

这么想着,她的脚已经迈出了宫门,正好,那颗栗子就在她脚边,这下它没有再动了,她弯下身拿起了它,正放在手中细细看着时,突然从旁边的宫柱下蹦出个影子来,拍在她肩上,把她吓了个够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九零书库【90sk1.com】第一时间更新《帝神何日不摆烂》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