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无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好心人?!”

刘婉晴瞪大了美眸,盯着楚昊,有点发愣。

“哦,他叫楚昊,是姐姐的,姐姐的朋友。”刘婉真道。

“朋友?”刘婉晴狐疑地打量着楚昊:“姐姐你怎么认识这种人?”

楚昊闻言,无奈地耸耸肩道:“你不觉得我很帅吗?”

刘婉晴闻言,噗嗤一笑:“自恋。”

“咳咳....”

楚昊干咳了两声:“哦,我想问你,为什么你会躺在那里?要不是我们来了,你恐怕真就没命了。”

刘婉晴眨了眨眼,脸蛋微红,尴尬地说道:“我,我也不清楚……”

楚昊翻了翻白眼:“不知道?”

“刚才我就走在楼梯的时候,好像头被什么给敲到了。然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刘婉晴支吾着解释道。

“这。”楚昊撇嘴道,“这么大的雪天,为什么你们不离开呀。我看很多人不在学校。”

“对。”

刘婉晴叹了口气道:“我的很多同学,已经回家了。”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

楚昊诧异道。

“我回去,我能回哪去?”刘婉晴苦笑道。

而刘婉真的脸色更是一脸尴尬。

说不定刘婉晴要是也去别墅,搞不好会遭到李董的毒手也说不定。

楚昊皱了皱眉接着问道:“那你们吃什么呀?”

刘婉晴咬牙道:“学校食堂。我们还留在学校的同学就自己去食堂煮东西吃。”

“那这么说,你们人还不少咯?”楚昊问道。

刘婉晴点点头:“嗯。有个一百多人吧。”

楚昊沉吟了片刻,随后转移话题道:“唉,那你们食堂食物还挺多嘛,居然能够一百多人吃了快一个礼拜了都。”

“哪有呀。食堂的食物,早在两天前,就被我们得吃光了,现在我们都是依靠自己找食物。”

刘婉晴说到这,顿了顿。

接着,她补充了句道:“不过你也知道,我们的学校是在郊区,这里想出去一趟,还是很困难的。那些家里在附近的,在大雪下的时候就赶紧回去。而我们这些留在这里的,想找食物还是很困难的。也就是靠自动贩卖机和宿舍里的零食撑一撑。”

楚昊挑了挑眉:“所以你们连饭都吃不饱?”

“嗯。”刘婉晴低声道。

楚昊沉默了。

“那我请你们去吃烧烤,怎么样?”楚昊忽然提议道。

“烧烤?”刘婉晴闻言,顿时双眼放光,激动道:“你确定要请我们吃烧烤吗?”

楚昊笑眯眯地点点头:“当然。”

但是,没一会儿,她的眼神又变得暗淡下来。

“你要怎么带我走呢?现在交通又这么不方便。”

刘婉晴吃惊地看着楚昊:“你们该不会是走过来的吧。这么冷的天,应该不至于吧。”

楚昊摆了摆手,笑呵呵道:“走路多麻烦啊,不如直接飞过来。”

“飞过来?!”

刘婉晴瞪大了双眼。

“嗯。”楚昊点点头:“我会飞。”

“飞?”刘婉晴愣愣地盯着楚昊:“飞翔?!”

“开玩笑的。”楚昊哈哈一笑,“不过我确实有交通工具。”

“交通工具?”

“对。”楚昊点点头,“我有一辆雪地摩托车。可以带你走。”

“雪地摩托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