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糊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结果揭晓的那一刻,整个病房里陷入死一般的安静,除去江鹿云的其他三个玩家的脸色皆变得微妙。

“怎、怎么回事?不是说能够直接查出来吗?”病房内,一个女玩家终于忍不住率先问了出来。

他们病房是两男两女,女的就是江鹿云和这个短发女生,男的除了冲锋衣男人还有一个眼神清澈得,看上去像大学生的青年。

拿出测谎仪的冲锋衣男人的唇线绷得平直,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江鹿云手下的测谎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都别在这傻站着。”江鹿云见几人一脸懵,罪魁祸首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反而笑得眯起了眼,“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是不是精神病人,就算说的是假话,你觉得在一个高阶副本里活到现在的人没点伪装本事?”

她对着冲锋衣男人扬了扬下巴,把测谎仪扔回去:“怎么?你们这360度都透着的一股傻劲儿,还需要拿个测谎仪加道密码防窥?”

几人被她说得脸红一阵青一阵,但又无法反驳,刚才围在一起用测谎仪的确实是他们干的事,几人立在那许久,险些憋屈死。

就在江鹿云哈欠连连打算补个美容觉时,大学生打破了沉默问道:“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冲锋衣男人把测谎仪收好,似有若无地撇了一眼昏昏欲睡的江鹿云,沉吟片刻道:“左右现在没到晚上,而且所有人得到的情报都还不够,我们之中拿到“真正的精神病人”身份牌卡的玩家不会这么快动手,现在病房里找找有没有线索吧。”

几根藤蔓从窗户上方垂下,交叉编织成一张吊椅,让江鹿云稳稳当当窝在里面,晒着太阳睡觉。

她丝毫不怕别人对她做什么,不过与其说不怕,还不如说不在乎,那些人她还不放在眼里。更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新线索来指认自己的身份,至于原因……

江鹿云调整了下姿势,眼睛睁开一个缝隙扫了一眼,颇感无聊地叹口气。

就这个一眼能望到头的病房,人家之所以敢把你们放在这里,就是想看互相怀疑再自相残杀,压根没打算让你们找着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继续和平共处下去,看监控的院长怕是要气疯,她就喜欢看别人对自己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她安静地睡着,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敢上前打扰她。于是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时,直接对上了护士的脸。

江鹿云倚着吊椅,半眯半睁地对护士打了个招呼,又微微偏头,视线绕过挡着自己的人看向病房门口。

病房门大开着,但站在那处的却不止她病房的三个人,还有隔壁两个病房的八人和负责的两个护士。

这场面……看上去都在等她睡醒起床?

江鹿云打了个响指,藤蔓解开消失,就像从未出现过,她跳下窗台,充足的睡眠让她心情变得很好,头上绽放出一朵漂亮的小花。

外面张妍挤在门缝处疯狂对她使眼色,江鹿云眉梢微挑,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没看懂。不过这个小姑娘和她家小猫咪一样有活力,这是好事,植物有活力才能长大,小猫咪的手下也是。

此时外面天色已暮,夕阳将整个病房染上一层橘红色。

就在这时,护士动了,她看了看时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现在是下午五点,晚餐时间到,马上跟着我们去饭堂用餐,一队一队跟紧,路上不要交头接耳。”

说完,她看了江鹿云一眼,语气竟颇为惋惜:“恭喜你在五点前醒来。”

而后她便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江鹿云挑眉,若无其事伸着懒腰,在路过张妍时给了她一朵昙花。

张妍捧着花疑惑地眨眨眼,姐,这是干啥用的?

江鹿云指尖轻抵唇中,学着她的模样对她眨了眨左眼,另一只眼睛含着笑半睁着。

嘘,给你的奖励,净化土壤快些长大。

突然,前面的护士回头看向江鹿云,但江鹿云的神情太过淡定,甚至还在对着自己乖巧微笑。

护士回头,带着几人下楼。

张妍却捧着花傻傻的落后了几步,她只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滚远的,一定红透了,连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不清醒。

虽然不太明白江大佬说的“净化土壤快些长大”是什么意思,但她怎么觉得……

自己好像被美女撩了呢?

呸呸呸,想什么呢?美女,自然做什么都是美的,与众不同的,那就是一个普通的提示而已。

张妍暗自唾骂了自己几句,收起昙花慌忙跟上。

他们一直往下走,直到到达一楼。这次也没有和二楼的人碰上,甚至在经过二楼时都没能听见任何动静,静得宛若无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