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答案后,飞坦站起来,说:“走。”

未寻把瓶子装好,什么也没问,就跟着飞坦离开了禁区。

飞坦带着未寻,往废弃的居民区方向移动。到了一口废弃的枯井前,飞坦才停下来。这曾经是流星街最大的一口井,给许多流星街人提供了宝贵的水源。飞坦小时候,有许多时间就要负责到这里来取水。许多流星街的小孩子都有这样的任务,负责到离居住地不太近的地方搬运水。

飞坦在往返这口井的路上走了无数次,直到井里再也出不了任何水。流星街最大的水井干枯的时候,很多流星街居民的心也跟着枯了。

这并不是一片适宜居住的土地,四面被沙漠环绕,与外界隔绝,物资匮乏,严寒酷热交替,污染严重,臭气熏天。但是这里的确生活着将近一千万居民,他们从无数的垃圾中,拣出了自己的生存希望。

这口井枯了之后,流星街人又寻找其他水源代替,许多小孩子又到了别处去运水。飞坦不再承担这样的任务,他加入了旅团,开始学习念能力,走上了一条和绝大多数流星街人未来的路不同的路。

他与故乡的离别,就是从这口井开始的。

看到这口枯井,未寻看了看飞坦,说:“要让它再涌出水的话,至少得再打1200米才行。”

用常规的方法来操作,这样的深井并不容易打,在废弃的居住区再打什么井也不实用,不清理掉污染,井打得再深也会受污染。飞坦当然知道这些,这里已经是废弃的区域了,流星街人很少会到这里来了。要不是流星公墓就在附近,这一带会更加荒凉。

飞坦用井边废弃的绳子吊着下到井里面,这口井有将近70米深,直径快3米,是很大的一口井。他小时候就想过到里面来看看,井底下到底有什么。那个时候,这口井还是许多居民重要的水源,他当然不可能到里面去弄脏水源。现在他有了这个机会。

井底并没什么特别的,和许多废弃的枯井一样。井底十分阴凉,很干燥,也没什么令人不适的空气,也不算脏,至少和流星街许多区域比起来,算得上是干净的了。飞坦坐在井底,阴暗的天光让井的上方显得不那么黑。

飞坦下去后,未寻也用那根绳子把自己吊下来。见她去用那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坏的绳子,飞坦立刻站起身来。他可以用那根绳子,是因为即便绳子断了也没什么,他也可以借助墙壁左右跳跃着往下,她做不到。

她倒是一点也不害怕,被一根烂绳子吊在上空,跟站在平地上没什么区别。见井底的飞坦站了起来,她还抽出一只手来朝他挥挥手。

“抓住绳子。”

“没事。”

她还在挥手,绳子继续往下降。

飞坦用了“凝”,观察着那根绳子的情况。到了离井底只有七八米的距离时,那根绳子断了。飞坦立刻纵身跳上去接住她,带着她左右跳跃,到达井底。

到了井底,飞坦把人放下去。

“谢谢飞君。”

飞坦打开手机照明,把手机放在井壁缝中,灯光照亮了井底。借着灯光,未寻看了看井壁周围的情况。看完之后,她也坐了下来。飞坦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她,未寻接过去,把头发绑了起来。

绑好头发后,她朝上面看去,上面是一个圆圆的光亮的洞。所有的光,就从那个洞口漏下来,让幽暗的井中有了亮光。

飞坦继续看平板,继续看剩下的规划,未寻盯着井壁上的纹路发呆。两个人都没说话,井底一片宁静。

看完规划后,飞坦放下平板,说:“要解决身份认同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流星街存在了很久,一直都是一个模糊的地域概念。流星街人会说自己是流星街人,但不会说自己来自一个叫流星街的国家。”

“嗯。”

“先建国,再构建身份认同,更可行。”

“嗯。”

“要不要建国、以什么来立国,让团长和长老去想。”

“嗯。”

“污染处理、土地问题找我。数据库、人口信息采集找侠客、芬克斯、玛琪。外出考察,富兰克林、信长和剥落裂夫会处理。语言学习,小滴、库哔会做。”

“嗯。”

“现在还有什么需要做的?”

“目前比较重要的,大概就这些了。”

“你给的那些资料,我们已经分工了,会各自学一部分。”

“嗯。”

“还有没有需要我们学的?”

“现在已经有很多了。”

“不用考虑这种问题,有的话就拿出来,我去交给他们。”

“你们确定了自己要负责哪个方向的内容了吗?”

“这个等团长和长老那里出结果才能确定。”

“那确定之后再看也不迟,没办法确定方向,什么都学,很累的。”

“你学那么多东西,累不累?”

“累呀。”

“少学点不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九零书库【90sk1.com】第一时间更新《[猎人]愿者上钩3》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