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长歌》转载请注明来源:九零书库90sk1.com

言谨狠狠的瞪了眼言萱,这才正眼看向乔之栋。这个男人比之当初更有魅力,也比庄志龙更有味道。同是到了中年,庄志龙因为多年征战商场,劳心劳力都有白头发了。反观乔之栋那一头乌黑的头发,和二十年如一日的儒雅气质相比较,庄志龙在外形这方面就差得多。可也是这个男人,在他们爱得水深火热的时候,抛下她消失了。

“与你何干。你是我什么人?我需要跟你交待吗?”

乔之栋顿时一噎,确实如此。如果有任何关系,也是一段无法挽回的恋情。随着他的不告而别,也自然无疾而终。

“当初并不是我有意抛下你,我们是说好三个月后去接你。但那年那个环境之下人人自危,我更是饱受政治的拖累。在回京的路上被人暗算,差点命丧黄泉。等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在医院躺了二个多月。等我身体好了,挣扎着去找你时,你已经人去楼空。甚至问了下乡的知青,竟然也没有人知道叫袁谨的人。闹了半天,是你隐瞒了信息。直至此刻,我有些明白了。你一开始就没有真诚相待,我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劲。但这些年我也释怀了,都处在那个年代,都身不由己。我没有任何立场指责你,也没有权利怪罪你。”

言谨刚刚在言萱哪失了分寸,这会已经恢复了理智,“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已经忘了,你也忘了吧!”

乔之栋以为言谨会质问几句,对方突然轻轻放下,他瞬间不知道该如何释怀。

“那她怎么解释?她是我的女儿吧?”乔之栋还是忍不住多问一句。虽然言谨母女有诸多相似之处,他却觉得言萱身上有他母亲年轻身上的特质。

言谨心里虽划过慌乱,但眼神坚定,“你想多了。”

“言萱,”一个声音从省委大院传出来,正是邹云清。今天和丈夫刚从外地回来,给孙子带了不少东西,但单位还有不少事情处理,就打电话让儿子到家来取。刚巧是言萱接的电话,言萱就自告奋勇来了。可是等了有一会儿,也没见着人,邹云清就出来等等,毕竟省委大院这地方,连儿子都不大爱来。

“这是怎么了?乔书记,你也在呢。”邹云清一侧头就看见乔之栋惊了一下。

乔之栋礼貌的和邹云清点点头。

“妈,有点事耽搁了。我们走吧!”言萱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那个女士,你是言萱的婆婆是吧?”言谨出声叫住邹云清。

邹云清循声看去,一个非常优雅有气质的同龄人。从她的举手投足,可以判定出她应该出身有教养的人家。

“对。你是哪位?”

言谨见言萱并没有与之介绍的意思,不免有些气恼,“我是言萱的亲妈。”

“哦,”邹云清这声哦拉得老长,“你就是那个将不满岁的孩子扔给父母,自己奔前程去了的,不负责任的亲妈。”

言谨一噎,狠狠瞪向言萱,什么都往外说,也不顾忌一下。“这些不重要,你知不知道,你儿媳我的女儿,还霸占着娘家的房子。”

“知道。25号别墅。这个是言萱的事,我一个做婆婆的也管不啊。还有,这房子不是他外公留给言萱的吗?你有意见啊?”

言谨气结,“历来家里有遗产,都是由子女继承,哪里轮到她一个孙辈。你有空劝劝她。”

邹云清这下是明白了,“我说你是不是在国外呆傻了。继承法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遗嘱给谁就是谁的。我记得你们言老爷子当年也是一市之长,他要真有什么留给子孙,肯定立有遗嘱。你不能按民间那套来办事。民间那套你也站不住脚。我儿子也不缺那套房子,所以不存在贪没你言家房产的说法。你得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深海非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姐弟综艺的冤种对照组觉醒了

姐弟综艺的冤种对照组觉醒了

九月飞火
慕可可出身豪门,能力出众,是位妥妥的成功人士,受邀参加一款姐弟综艺时意外发现,自己是一本书里的恶毒炮灰对照组。程家姐姐温柔善良,主动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两人互帮互助,感情深厚,深得观众喜爱。关家姐姐大气得体,充当着弟弟指路明灯的作用,教会他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瞬间便积累了不少人气。而只有她和慕晗,整天只会打来打去,从节目开始打到节目结束,败坏了观众所有好感,直接便被骂上了热搜,下场凄惨。慕可可
都市全本40万字
茫茫

茫茫

顺颂商祺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都市全本25万字
在暴雪时分

在暴雪时分

墨宝非宝
你看这生活,有时操蛋有时赢。我愿这爱情,没有暴雪只有晴。本故事纯属扯淡,一周2更(基本三、六),忙了可能更新频率会减慢,此文不V
都市全本43万字
不乖[校园]

不乖[校园]

树延
芳心纵火犯×口嫌体正直|女追男|小甜文文案:于澄有张极漂亮的脸蛋,行事张扬又放肆。贺升是众人眼中的高岭之花,是个为人冷淡不好招惹的混蛋。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人,不料高三那年,南城附中本部和分部意外合并,于澄见到贺升的第一眼便心动难捱。一个是处分单上的常客,一个是红榜上的学习标兵。天差地别的两人,没人觉得他俩的交集能有多深。直到后来,京北大学圈子里传出一段视频。声色犬马的酒桌上,有好事者追问两人的关
都市全本46万字
你我之名

你我之名

娜可露露
电竞文,强强年下。假酷哥真心机绿茶攻VS横空出世美强惨天才受纪决只比左正谊小半个月,偏要撒娇卖乖,厚着脸皮管人家叫哥哥。“哥”不行,必须要叠字,“哥哥”。他的自我定位是“哥哥的小舔狗”,舔着舔着,演技越发精湛。直到他意识到,当狗根本没前途。他干了一件大事。左正谊以为,纪决是可怜的乖小孩,被父母抛弃,遭同学欺负,内心自卑,打游戏都菜得要命,要他手把手带,离开他就会死。他被迫肩负起兄长的责任,为纪决挡
都市全本98万字
岁时

岁时

林与珊
△蒋南晖是攻。温馨治愈系暖文。[文案]沈溪珂和蒋南晖高一相识,十八岁交往,爱得轰轰烈烈。蒋南晖不顾一切地去满足沈溪珂,为了他跟家里出柜、更改高考志愿,只为能考到同一座城市。二十一岁那年,沈溪珂被星探发掘,签约经纪公司,两人聚少离多。出道前一天,沈溪珂回到与蒋南晖同居的住所中,收拾好行李,对蒋南晖说:南晖,我们分手吧。蒋南晖的世界支离破碎,心脏像漏了个洞,透着风。他不停地往泥潭深处沉陷,却被一只手拉
都市全本2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