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书库【90sk1.com】第一时间更新《非闻不可》最新章节。

江之青一辈子趾高气昂,从没受过这种侮辱,他此刻愤怒至极,右手撑在椅子扶手上,左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闻衿,然后看向陈以乘:“好啊,你现在这么跟我对着干,是你女朋友教的吧?”

还不等陈以乘回答,他又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妈就是个克我前途的扫把星,生下你也是个孽种,连带你交的女朋友都是个没家教的玩——”

啪的一声,桌上的玻璃杯应声而碎。

闻衿看到,玻璃杯不是被摔到地上碎的,而是陈以乘拿在手里,把杯子磕在了桌子边缘,此刻的杯子只剩杯底没碎。

陈以乘被碎片划伤了手,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洁白的地砖上。

他将杯口对准江之青:“我们的关系就像这个杯子一样,碎了就是碎了,永远不会有破镜重圆的一天。还有,‘扫把星’、‘孽种’、‘没家教’,才是你这个混账爹的特有标签。我妈跟你离婚后,找的男人有家暴倾向,这两年生了自己的孩子,才有所和缓。我因为你,莫名背上杀人黑锅,我和我妈的一切还有那个无辜的张一文,都是拜你所赐。”

陈以乘脚下踩着玻璃碎渣以及被打碎的餐盘,闻衿听到他的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就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他的声音恶寒至极:“你应该拿命来偿还。”

“原来,只要你答应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我便放你一马。”陈以乘咬牙切齿地说,“但你刚刚侮辱了我的女朋友,江之青,你等着坐牢吧。”

话落,陈以乘扔掉手里残破不堪的杯子,然后用干净的左手牵起他心爱的人,转身往门口走。

江之青身形无力一摆,撑在椅子上的手,骤然滑脱,往后跌退几步,随即又恶言相向:“他可是患有严重的焦虑症,发作起来还会自残,你确定要跟他在一起吗?说白了,他就是个神经病,以后你们的孩子,也会是个神经病。”

闻衿顿然止步,面庞寒意尽现。

陈以乘捏着她的手,仔细地看她的每一个表情,对于自己的情况,他一直没有坦白,就是怕闻衿会有顾虑。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自私自利,简直像个面目丑陋的恶魔,又别开了眼睛,手指也慢慢松开。

无论闻衿是什么决定,他都会接受。

就在他的指尖要离开她的掌心时,突然感觉到手指被她紧紧握住,他抬眸看去,闻衿不悦蹙眉:“干嘛?我也不正常啊,咱俩正好,天生一对。”

随即,她举起自己和陈以乘紧紧相牵的手,看向江之青,神色里隐隐有炫耀的意味:“你觉得他不正常,但他平时做得都是善良的事情。反观你,看似是个正常人,却总做吃人不吐骨的王八蛋。你说他患有焦虑症,会自残,那又怎样?他又没伤害别人。我也有情感障碍,但他却在治愈我。而且,就算我不问,我也知道,他这焦虑症是被你逼出来的。在我看来,他是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普通人,而你,我看着倒像是个神经病。”

说完,闻衿拉着陈以乘离开江宅。

他的手受伤了开不了车,闻衿开车带他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下,买了点包扎的伤药。

从药店出来,闻衿看到陈以乘坐在花池边,无神地看着车水马流的人间,但他感觉周围热闹喧嚣都避开了他,内心木然愣怔。

“如果疼了就告诉我。”闻衿一边在伤口吹风一边小心翼翼地涂抹碘伏。

涂了半天,他一点声音也没有。

闻衿抬眸看去,陈以乘眼眶湿红,像个小狗似的紧紧地盯着她:“怎么了?从那儿出来,你就一直没说话。”

随即,她想了想又说:“我知道,虽然你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了,可真正的血肉亲情被刻在骨子里,怎么也无法割舍,你可以记着他是你的父亲,但千万别再心软,又被他伤害。”

包扎完后,她揉了揉他的脑袋:“你只需要记住,能给你幸福的只有我,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去想。”

说的很做作,但却又像个江湖侠女,匪气凌然。

但陈以乘知道,她说到做到。

刚刚,江之青曝光他有焦虑症,说实话,他很害怕闻衿因此离开他,倒不是对彼此之间的感情没信心,而是他下意识的不想拖累她。

一开始,他只是想知道,闻衿退团的真相,如果需要他的帮助,那他可以倾尽一切。可随着一步一步接触,他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总是想要从闻衿身上得到再多一点温暖。

仿佛,只要不说出来这个秘密,他就可以继续肆无忌惮。

可他的内心却清楚的知道,总有一天要曝光的。

从出生到现在,陈以乘就像是在悬崖边行走的人,他的生命岌岌可危,可总是因为贪恋人间风景,迟迟不肯迈出决定命运的那一步。

就在大风吹过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即将坠入漆黑的深渊,可关键时刻,有人发现了他,将他的手紧紧攥在掌心,不容许他反抗,硬是要给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闻衿看他不说话,便起身站在他面前,将他搂入怀中。

陈以乘顺势搂紧她的腰,低哑沉闷地声音慢慢响起:“闻衿。”

“嗯?”

“我没有家了。”

闻衿握着他的胳膊,让他稍稍松开自己,然后牵着他的手蹲下来看他,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里面收纳了万千星辰,她粲然一笑:“谁说的,你还有我啊。”

吧嗒,陈以乘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砸在她的手背上,炽热滚烫,他埋在她的颈间,抱住她的身躯,所有的无助都在这时顷刻发泄。

等了一会儿后,陈以乘似乎没再继续哭了,闻衿吻了吻他的颈窝:“男朋友,你女朋友的腿已经蹲麻了,可以帮我揉揉腿吗?不然的话,我可就要收费了。”

噗的一声,他笑了出来,松开了她。

闻衿在旁边坐下,把腿搁在他的腿上:“捏吧,小陈子。”

陈以乘此刻低眉顺眼,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眼眸也被洗得亮晶晶的,鼻尖也红红的,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她勾住他的脖子,稍稍借力,直接坐到他身上。

“怎么了?”陈以乘将她耳边的发丝掖在耳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九零书库】地址:90sk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燃心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其他连载1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