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九零书库】地址:90sk1.com

阿秋不知道,为何顾逸一听见信中内容,便猜知了师父万俟清送来的礼物,便是另外那半块汉砖。

她垫着那半块砖,在院子里足足跪了大半个时辰,也没想明白。

到得黄昏时分,她终于找着了机会,捧着那半块砖去问顾逸。

顾逸在灯下批阅公文,神情很淡,头也不回地道:“当然是你自己说的。”

手捧汉砖的阿秋零乱道:“我有说过吗?”

顾逸道:“有。”她当时自西市携着那半块汉砖回来时,便说了几乎一路,他听得耳根子都要起茧。

她说万俟清的书房里,从前便有块很相似的,所以建议他也在书房里摆上一块。

也许她以为天下男子的品味都是一样的。或者更准确说,天下师父的品味都是一样的。

顾逸说不上喜欢或反对,但要他去效万俟清的颦,他当真是乏言可陈。

于是那半块阿秋带回来的汉砖,最终也没能进他的书房,而是摆在院子一角里。如若阿秋不干预,他将来真会考虑拿它垫桌角或者花盆鱼缸。

阿秋再道:“就算你知道我万俟师父的书房里有一块,你又怎么知道他会把这个送过来给我呢?”

顾逸终于停了笔,转过头来,看看她,眼中终于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

她从前可不是这般不爱动脑筋的。现在是赖上他了?

他淡然道:“大概因为,我觉得你师父和师兄,都挺聪明的。”

墨夷明月亲见阿秋在西市上为了半块砖和人动手,万俟清自然猜得出来是为什么。

更遑论,这些汉砖如今更涉及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以万俟清闻弦歌而知雅意的风度,自然乐得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送个人情。

阿秋转转眼珠,这下倒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你就是说我笨呗。”

顾逸再不回答,岔开话题道:“安公不是有事让你办吗?现在你可以去做了。”

阿秋又诧异地道:“所以师父你根本就知道,安公让我办的是什么事情?”

顾逸终于以笔杆轻轻戳上她的额头,忍耐地道:“再这般吃饱喝足只不动脑筋,我只能打包将你送回兰陵堂了。”

当阿秋将西市上买回,现在正在院子里垫花盆的那半块汉砖,与师父万俟清送来的那半块汉砖放到一起时,瞬时睁大了眼睛。

严丝合缝,浑然一体。石面原来一半上是“千秋”,而另一半是“万岁”,现在画面和字迹均完整了。画面是巫女踏盘鼓而舞,身形飘忽流动,长袖似能蔽日遮云。

而另一块完整的“单于和亲”,却是阿秋自栖梧殿中带出来的。

此刻这一块“单于和亲”的整砖,以及两块残砖拼成的“千秋万岁”,无论从质感还是花纹,

均可以轻易辨认出就是安道陵所拓印的图本上其中两块。

阿秋惊诧地道:“师父松雪堂那半块‘千秋’,我于十多年前便已见过了,而另一半‘万岁’,却是上次随你去西市得来。这面世时间相差十多年的两块残砖却竟能刚好拼到一起,也太巧合了!”

顾逸瞧了两块砖一眼,道:“不是巧合。”

阿秋心念电转,道:“师父是说,这新出的‘万岁’半块,却是有人故意在关内侯南渡的此刻,投入西市?”

松雪堂的那半块,是多年前之物,若是万俟清于十年前设的局,他应当不会只留半块,而是三块并取。而且,也不会有人料到万俟清会将这半块送给阿秋。

所以存在人为设计的,便只能是那夜自西市带出来的“万岁”这半块。

顾逸叹道:“我在西市露了形貌,又拿下了这块残砖,此刻关于前代关内侯国礼化作了碎砖一事,已以西市为中心传开。”而且,少师御者传回的讯息里说,还有流言影射说是他背后授意。

阿秋立时头痛,歉意更重,懊恼道:“师父若不是为了陪我去,也不会卷入此事。”

顾逸见她内疚模样,淡然道:“倒也不必。有人刻意在此事上做文章,即便不能拉我下水,也自会以种种手段扰动京城,令人人得知我南朝失礼于前代关内侯。”

阿秋道:“这人好生阴险,只用些许手段,便能搅动风云,使我们欲辨无辞。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有这样好的计策手段。”

以谣言离间他国,历来是成本最低而收效最高的策略。制造谣言者只须空口白话放出风声,而肃清谣言却须花费百倍千倍的精力时间,且不一定有效。因为比之平淡无奇的事实真相,人们往往更愿意相信离奇的爱恨情仇。

顾逸沉吟道:“四两拨千斤,这倒很像你们一言堂的风格。”

阿秋道:“不可能是大师兄。若是大师兄做的,万俟师父也不会明明地将砖送来给我。”

这话却是很有道理,万俟清坦坦荡荡将砖送来金陵台,便是要撇清兰陵堂与此事的干系。

顾逸同意道:“具体情形,待我们去过落玉坊再说吧。”

阿秋猝不及防下双目圆睁,骇然道:“我们?去——落玉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水浒之宋末霸主》【牛B小说网】【昆仑小说】《雪中春信》《神算子

《大司乐》转载请注明来源:九零书库90sk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燃心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其他连载1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