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d区天气:晴污染程度:重度污染】

沈鱼根据澜非所说下到了楼梯的最底部,看到了那扇平平无奇的铁门,她伸手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那扇铁门,不等诧异便看到了铁门之后的玻璃走廊。

“当我没有看过电影?”

沈鱼话音刚落,身后的铁门便关了上来,机械锁卡进锁芯内的声音十分的沉重。

澜非的声音及时地出现在了广播中,夹杂着一丝的电流声,“不,沈科长你误会了,你尽管通过走廊,无论是攻击系统还是防御系统,我都已经关闭了。”

“我能相信你吗?”

沈鱼说完便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了一把绳索枪,对准走廊尽头的木门扣动扳机。

索头发出一阵破空的声响弹射了出去,并抓进了门板内。

澜非无奈地笑了一声,“沈科长,相信我的诚意好吗?”

“当然当然。”

沈鱼随口应付着,她在挑选这把绳索抢的时候了解过它的抓力,有信心在索头回缩的时候,将对面的那扇木门撕下来。

沈鱼再次扣动扳机,收回了索头,木门的合页发出一声撕裂的吱呀声,不甘不愿地脱离墙面被索头带着朝沈鱼飞奔而来,她侧身抬脚将木门踹碎,随后便看到了藏在联邦地底的世界树。

“啊,沈科长原来是个破坏分子吗?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沈鱼瞳孔微缩,她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世界树,丝毫不把澜非的调侃放在心里。

沈鱼在亲眼看到副本双体中的世界树之前,她对于世界树的了解仅限于北欧神话之中拥有三根粗根的世界之基,但是面前的世界树完全颠覆了她的想象。

走廊的尽头是一处深渊,猩红色的热气之中翻腾着肉红色的须根,不计可数地盘踞在距离木门下近百米的地底,有几根甚至在半空中缓慢了扭动着。

沈鱼缓步走进门口,一股腥热的气息扑鼻而来,“这是......世界树?”

“不应该说的这么绝对,这只是世界树在路西法区的一个分支,它一个拥有三个分支,分别处于三大区的地底。”澜非说,“怎么?沈科长在米迦勒区没有见过吗?”

“我一直以为世界树是科技的产物,毕竟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世界树支撑天幕的根本。”沈鱼被眼前的世界树震惊得声音发颤,“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世界树居然是异形生物!”

澜非沉吟了片刻,“对于米迦勒区的教育、甚至是整个联邦的教育,世界树确实是支撑天幕的根本,它不仅是天幕的根本,还是联邦的根本。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并没有哪本书明确表示世界树是科技的产物。世界树的本质确实是异形生物,这种异形生物惰性非常的高,只要我们给它投喂一定的食物,它就会在它所处的范围内展开一种类似于屏障一般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就是天幕。”

沈鱼蹙眉,“食物?什么食物?”

澜非如实道:“活物。”

沈鱼听着澜非的答案,顿时如坠冰窟,在她的心里逐渐对联邦勾勒出了一个基本形态,“你知道我这次来路西法区是为了什么吗?”

“当然,我这里有现成的污染检测数据,可以亳无所求地交到沈科长的手中。”

沈鱼沉默地看着脚底下的世界树,路西法区位于联邦的最外围,这里有联邦最密集的人口,能接触到大量的异形生物,这两样东西随便拿出一样来都能称为喂养世界树的活物,但是路西法区却维持不了最基本的天幕。

相反,联邦行政部却要求本就人口爆炸的路西法区再次提高生育率,但是联邦国安部的瓦莲京娜部长却是反对这件事情的,这样沈鱼觉得有些可疑。

沈鱼开口问道:“这些年路西法区因为异形生物突击而死去的战士、平民的尸体都运往了米迦勒区?”

“沈科长,似乎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这样以来我似乎也不需要再跟您解释一些了。”澜非说,“这就是我们反叛军的本意。”

沈鱼耻笑了一声,“可笑,真可笑。反叛军成功推翻联邦政府之后,依旧需要世界树的支撑,这样以来澜队长又该如何应付?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需要我的帮助,我只是一个技术人员,但是世界树根本不需要世界树的支撑。”

澜非的声音中突然夹杂了一丝的狠意,“当然是把米迦勒区的人全部俘虏起来,平民投入路西法区的世界树,异能者让他们全部出去猎杀异能生物,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自食恶果。”

“啧。”沈鱼有些不耐烦地说,“人类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跳出固有思维的怪圈去开辟新世界呢?”

“你说什么?”

沈鱼勾了勾唇角,她迅速扫了一眼这处天然溶洞,世界树上的红光将黄白色的溶洞映得如同人类内腑,血色、温热又充满生机,木门外延伸出一步远的石阶,绕了整个溶洞一圈。

沈鱼将脚边散落的稿纸拿起来收进了口袋中,凭借着稿纸的颜色来看,它遗落在这里似乎已经有些岁月了,上面泛着与溶洞相似的颜色,而她只来得及看到手稿上的第一句话——口口口口是一种病毒。

“我说不可以哦,我刚合法不久的丈夫可是精神系的异能,他没办法出去猎杀异能生物,如果他受伤或者死亡的话,我会很伤心以及难过的。”沈鱼随口胡诌道,“不过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吗?”

“你的合法丈夫?精神系的异能?”澜非的声音中充满了疑惑,“靳安年吗?他对外的异能是精神系吗?可是我得到的情报却是[异形],他真的是你的合法丈夫吗?为什么这种事情都欺瞒你?”

沈鱼面色逐渐凝重,她眉心处的一道褶皱深深地压了下去,“[异形]?居然是[异形]吗?”

澜非十分满意沈鱼的语气,他重复了刚才的话,“这样的话,你还会说不可以吗?沈科长,你非常的年轻、漂亮,只要你想,勾勾手指的事情,什么男人不会成为你的裙下之臣?”

沈鱼蹙着眉随口回道:“挑男人嘛,当然不能只看外表,能力、品行都在考虑范围之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