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戏子无情,我本来也想着是不是那绿芜诓我,应承了我却又把这东西送给了别人。可最近几日我发现有人一直在跟踪我!”

“跟踪?”

“对,那日在孙府,我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居然忍不住说了句公子的帕子真好看。当时那个罗利伟表情就变了。”老胡吐了口气,脸上露出些恐惧的表情来,“我本来没打算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可先是一连好几晚都梦到了一身血的绿芜,我当时就想绿芜是不是来找我喊冤了?可我是个怂货,我不敢啊!我、我给绿芜烧了厚厚的纸钱叫她别来找我了,可她还是天天……”

李舒妄皱着眉:“你所说的跟踪不会是绿芜变成鬼来索命了吧?”

“不不不,绿芜她不是来索命,她是来提醒我赶紧跑的啊!前些日子,我发现我家门口老有些陌生人在周围来回转悠,门上还叫人画了标,我赶紧抹了,再后来我一出门就觉得身后有人跟着我!”如果再不找人来保护自己,老胡真怕哪天走巷子里被人捅死了都没人知道!

可这无凭无据的他要是贸然跑到衙门去告状,衙门信不信是一说;万一打草惊蛇,出了县衙大门他就被人一刀捅了,那他找谁说理去!?

“也就是说,如今除了你说的那条丝帕之外,全无证据?”

“不是,怎么能说没证据呢?我,我不就是证据么?我这又被画了标又被跟踪的!”

“画标可能是踩点偷窃,被人跟踪可能是你错觉,这都算不上证据。”李舒妄咬着手指头琢磨了会儿,道,“你这样吧,这几天你就别一个人出去了,里外里都让人跟着。绿芜的事情我会去在核实。”按老胡的话,这绿芜虽说不是行首了,那也该是棵摇钱树,若真是平白无故被人害了,这老鸨子怎么可能半点声息也无?

“这,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去核实那什么的事儿。就,那碎春园也不能让你进去啊!”

李舒妄冷笑:“这么为我着想啊?那这案子我不管了,你上县衙击鼓鸣冤去?”

老胡扇了自己一巴掌,连连认错:“别别别,我、我哪能不知道您啊,谁有您有本事不是?我、我都听您的!”

李舒妄没心思跟老胡逗闲篇儿,让老胡赶紧把绿芜的特征、喜好等等全部告诉自己。

“好好好,我说、我这就说。”

……

次日,李舒妄站在衙门后门的时候还在想,这样下去,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转行成功。也许当做没听到才是更好的选择。

但那可是一条人命。

如果是老胡信口胡言便罢了,但如果绿芜真的出了事了,她既然知道了,难道还让这姑娘悄无声息的死了不成?

她叹了口气,还是走进了县衙。

楚昭很重视李舒妄提供的消息,然既是人命案便该有尸体。若是没有尸体又无人报官,那官府就没有了介入的理由。但楚昭承诺了李舒妄此事他一定会追查到底。

“如此,我便替绿芜和老胡谢谢你了。”

“此事乃是本官分内之事。”楚昭道,“本官乃一地父母官,纵使做不到让人人吃饱穿暖,也不能让治下子民稀里糊涂死了。”

……

绿芜身份特殊,便是官府有心查探亦需要一段时间。便是老胡心急如焚也只能等消息。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衙门还没传来消息,便又到了红绡复诊的日子。

按理来说,李舒妄该与周大夫一同为红绡诊治,但上回周大夫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李舒妄便是再腆着脸凑上去,怕周大夫也不会让她再接触红绡了。索性当日也是义诊的日子,李舒妄便起了个大早往宝安堂去了——她怕自己晚了一会儿宝安堂义诊便不带自己玩儿了。

岂知今日红绡也来得极早。李舒妄跟着大部队去义诊时正巧与她在医馆门口碰上了。

李舒妄怕解释起来尴尬本打算装作没瞧见红绡,却不想红绡先瞧见她了。红绡微微掀开帏帽上的纱巾,露出一张红唇和苍白的下巴来:“李姑娘,您去哪儿?今日不是要为我看诊么?”

李舒妄一怔,倒不是因为红绡,而是因为红绡身边的陪客—此人她是认识的——正是此前在医馆闹事的五名船工之一,张奇。

本来这张奇离红绡不远不近,李舒妄没想到二人是结伴而行,只是红绡一停,张奇也立住不动,这才叫她有了些猜测。

她按下心中疑惑,对红绡拱拱手,解释道:“今日不凑巧,与义诊撞上了,不过您放心,周大夫在,您定然无碍。”

“可……”红绡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下去,“如此,我便祝姑娘一切顺利。”

李舒妄点了点头,也不管其他义诊大夫面色如何,神色自然的跟上大部队,心中却想:红绡、绿芜,又都是同一行业,这两人会不会认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天界丹药群[娱乐圈]》《九转修罗诀》《专宠》《三国之无限召唤》【新键盘小说网

九零书库【90sk1.com】第一时间更新《李仵作今天转行了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