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九零书库90sk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雍翠宫里,原来皇后娘娘带来的宫人与嬷嬷都被遣散了去,除了原本玉轩宫留下的宫人,逸之的两个乳母,其他人基本都被换了个遍,连带着太医都跟着一起换了。

我将自己的床榻和敏之的床榻都搬到逸之的房中,做了个大通铺,吃喝起住都在一个屋檐下,寝殿里只留冬蓉和沁香沁雪照管,寝殿外由姜轶看管着,只盼逸之能好的快一些。

皇贵妃自从皇后娘娘禁足后,也过来看望了几次逸之,每每来了,也只是听听太医会诊,吩咐几句便离开了。

可能是太医们的悉心照料,也可能是逸之饮食的调整,原本的积食也慢慢好起来,小家伙夜间也不哭闹了,慢慢不发烧了,身体渐渐好起来了,我见状也慢慢放下心来。

是夜,大雨滂沱,我从一声惊雷中猛然醒来,额前全是冷汗,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身边的逸儿,发现不过虚惊一场,小家伙正趴在床榻上,撅着个小屁股,酣畅淋漓地睡着大觉。

我将小家伙的被子理了理,刚准备睡下,却发现一旁的敏之整个头都捂在被子里睡觉,这天气虽还未入三伏天,可已然很热了,这样捂着难免上火。我轻轻地掀开被角,准备将敏之的头给露出来,却发现被子的一角,一抹腥红,触目惊心。

是敏之嘴角流下的,我颤抖着去探了下敏之的鼻息,气若悬丝,整个人触手都是冰凉。

我心狠狠地一揪。

“冬蓉,沁雪沁香!”

榻外的冬蓉闻声从睡梦中惊醒,顾不得批外袍便探头进来,看见床榻上的境况一愣。

“快,快去叫父皇来。”我忙推着愣在一旁的冬蓉,顺道对进来的沁雪沁香道,“去,叫云梦云舒,请太医,快去。”

父皇是寅时刚过来到雍翠宫的,看见敏之面色惨白地躺在床榻上,不由微微一怔。

“陛下……”身旁的胡太医俯身行礼道。

“快起身,小九现下如何?”父皇低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胡太医看了看我敏之,没有起身,跪着斟酌道,“九公主如今状况不容乐观,只怕……”

父皇向前几步,让赵德全将胡太医扶起,“胡太医,无论如何,朕都要你尽力将小九救起。”

“陛下万福金安,只是九公主之前像是误食了什么,臣瞧着症状……”胡太医说着,看了父皇,却不再言语。

父皇看了眼胡太医,低声道,“太医有什么,尽管说来,救人要紧。”

胡太医似是下定什么决心般,低哑这嗓子道,“臣刚把过公主的脉搏,很是细弱,老臣瞧着,这各项症状,同八年前贤王陛下一样……”

“哐”的一声,父皇跌坐在身后的软座上,惊的一旁的赵德全将父皇堪堪扶住。

殿里的人都倒吸一口气,我用力捏了下手,心了狠狠地一揪。

因为,贤王哥哥,是宫中的禁忌。

贤王李珣之,是皇后娘娘唯一的儿子,皇子中排行老三,是个待人温厚,父皇及其器重的哥哥。

朝臣们都以为贤王哥哥会是太子,可谁知,八年前,一场狩猎,贤王哥哥从马背上摔下来,伤到了肺腑。回宫医治了好久,原本都好起来了,却突然,在那年冬天,病情恶化,太医没有救治过来,死时不到十三岁。

宫中传言,贤王哥哥是被人下毒害死的,可是父皇却严惩了几个造谣者,最后,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皇后娘娘也因此一蹶不振,不问世事过好长一段时间。从此,贤王便成了宫里的禁语,好多人都不敢再在父皇和皇后娘娘面前提及。

我看见一抹失神与几不可察的痛楚从父皇眼中闪过,但是很快,父皇回过神,低哑道,“胡太医,你继续说。”

胡太医轻轻用袖子擦了擦额头,“老臣听闻皇后娘娘宫中,当时有一剂良药,不知可否……”说着,胡太医轻轻用余光看了下父皇,不敢再言语了。

一时间,殿里静地,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大家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声。

“陛下,救人要紧,再这样下去,九公主的身子怕撑不下去的。”一旁的胡太医轻声道。

我听见父皇一声沉沉的叹息,“赵德全,你去椒兰殿,将皇后请来。”

赵德全走后,父皇由着宫人扶着,缓缓走出小九的寝宫,向正殿方向走去。

我见胡太医将布满针灸用的银针细细摆开,忙吩咐冬蓉和沁雪她们将敏之身体慢慢躺平,好方便胡太医施针。

只见胡太医几针下去,敏之的嘴角慢慢吐出浓黑腥臭的污秽物,沁雪和沁香忙将污秽物擦拭掉。

胡太医将银针细细拔出,针体末端都呈淡淡的黑色。

太医复又用新的银针按着穴位扎了下去,细细回了下针。

太医见污秽物吐的差不多了,吩咐我道,“公主,可否让下人们将我之前吩咐的老参汤端来,等会需用得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