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兰德北区,某家医院。

“校区还在进行修缮,还有很多死者——我是说,很多受害者的后事。至少要到明年一月,我们才有可能恢复常规教学。说真的,我不知道他们要怎么处理那辆被砸烂的蒸汽列车车头,那称得上是整所技术大学的地标了……”

深色皮肤的年轻女士,正因为焦虑而不断捏着自己耳坠上的蓝紫色羽毛,她一边快步绕过对面脚步匆忙的护士,一边跟身旁的人小声絮叨着这段时间的情况。

走在坎德拉·冈萨勒斯身边,戴着眼镜一脸秀气的人,当然是那个来自费内波特的年轻男士,现在就读于贝克兰德大学法律系的学生,里奇·安德里森。

里奇拉下了坎德拉的手臂,阻止她继续折磨自己的耳垂:“我们只到十二月就会恢复教学,比你们早一些,不过我有好几个朋友都去参军了。”

坎德拉的神情依然很是冷漠:“不要指望能再看到他们。”

“哦天呐,我当然不敢想,要是在军事法庭上看到他们,我说不定会笑出声的……”

坎德拉怔了一下,这跟她想说的不太一样,但是她转头的时候对上了里奇的目光,他冲她眨了眨眼睛。

里奇其实完全明白她的意思——那些朋友们不一定能回来了,但是他选择用更轻松的态度面对,化解了那话题后的沉重。

这让坎德拉勉强能挤出一个笑容了:“只要你别站上什么军事法庭,那就再好不过了。”

里奇却不赞同她的话:“那可说不准,或者某天我就能作为审判长坐上去呢?至少作为陪审员我肯定是有资格的。”

“不错的自信心,”坎德拉随口说道,“如果罗曼诺太太听到,一定会夸你有进步的……”

无意间提到了那位表面凶狠,实际上非常照顾公寓住户的夫人,两人间的闲聊停滞了几秒,又绕开几个满面焦虑,聚在一起絮叨的男士。

里奇叹了口气:“希望她没事。如果不是罗曼诺太太愿意替我做担保,或许被‘机械之心’带走的人就是我了……”

“战争总会结束的,总会有一天。”坎德拉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的阴郁,但是她隐藏得很好,身旁那个粗心的家伙并没有察觉。

战争结束之后又是什么呢?坎德拉在年幼的时候就已经见过。

“嘿,至少我们一起租房,还是可以省下不少钱的,我这学期甚至在辩论竞赛里拿到了奖金,足够支付我们明年的房租了。”

两个人已经确定了关系,虽然现在属于“恋爱中”,但是以坎德拉的性格,里奇实在没有办法要求更多,更别提在外流露出亲密关系,同居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看到坎德拉扭头白了自己一眼,里奇憨笑两声,谈起了别的:“好吧好吧,我记得你说过,你今天是来看望那个叫‘梅丽莎’的朋友?”

“你记混了,不是看望梅丽莎,是看望卡特。他在那次爆炸中伤到了肩膀,本来在医生的推荐下截肢了,但是……”

“但是?”

坎德拉下意识压低了声音:“他的手臂一夜间又长了出来,只是因为情况太古怪,再加上他家里人担心他的精神状况,才强迫他继续在医院休养。”

“哦,我也听过这个!医院里的生命魔鬼,没人知道它要索取什么,治愈者总有一天,要付出自己难以想象的代价,以灵魂偿还健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九零书库【90sk1.com】第一时间更新《诡秘之主:瑶光》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